2021年09月17日
国际刊号:ISSN1004-3799 国内刊号:CN14-1155/G2 邮发代号:22-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教培老师,向何处去?

2021年09月13日 来源:记者观察网作者:王亚晶

2016年,在中国绿色公司年会论坛上,新东方掌门人俞敏洪信誓旦旦地说:“什么能保证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呢?我认为只有两个字,教育。所以百年以后(即使阿里巴巴、腾讯都不在了),新东方也一定会在。”马云听后反驳道,“教育一直会在,但新东方未必。这是两码事,新东方不等同于教育。”2016年,那时的K12(学前教育至高中教育的缩写,代指基础教育)在线教育正风生水起,人们无法想象这个行业日薄西山的样子,只当是两个商业巨头在互相调侃。

2019年,跟谁学(后更名为高途)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首家成功上市且盈利的K12在线教育公司,此后资本和教师纷沓而来,整个行业锣鼓喧天、人声鼎沸。2020年,一场新冠肺炎疫情让人们陷入了无尽寒冬,但教培行业却乘风起飞,多家公司接连上市,整个行业,无论线上还是线下,都尽情享受着属于自己的春天。

2021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培训乱象,可以说是很难治理的顽瘴痼疾……这个问题还要继续解决。”随后,《人民日报》四问校外培训乱象,直言:“这是做教育,还是做生意?”这一问如当头棒喝,将如火如荼的教培行业问得哑口无言,也让中概股教培板块股价大跌,给教培行业敲响了一记警钟。

2021年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简称“双减”),之后“双减”政策在各省市正式落地,教培行业的结局也尘埃落定。5年前,那几句戏谑调侃一语成谶,教育被资本掌控,盛极必衰,人们见证了一个行业的仓促落幕。

当野蛮生长的教培行业被规范整改,当铺天盖地可能引发教育焦虑的广告被明令禁止。资本可以全身而退,因为他们可以进军下一片蓝海,被抛弃的只有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教培老师们。当然,他们不都是无辜的,毕竟行业利好的时候,有些老师奔涌而来,享受着同等水平下的较高收入;但他们之中又不乏有认真教书育人的好老师,由于某些原因,他们无法进入学校实现自己的教育理想,只能通过教培机构让理想生根发芽。学生在资本眼里或许是生意,但在他们眼里只是求知若渴的孩子。“双减”政策下,在人人自危的教培行业,他们又该向何处去?

 阵痛

时间进入九月份,各地中小学的暑假基本结束,往常,暑假是教培行业赚钱的黄金期,而在今年暑假,随着“双减”政策的正式落地,监管力度变强、覆盖范围变广,K12教培行业提前步入了“寒冬”。

“双减”政策指出,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坚决禁止为推销业务以虚构原价、虚假折扣、虚假宣传等方式进行不正当竞争,媒体不得刊登校外教培机构广告;不得在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开展学科类培训,培训时间每课时不超过30分钟,培训结束时间不晚于晚上9点;学前教育则被全面禁止。这意味着学科类培训机构只能在非节假日期间的周一至周五放学后至晚上9点开展教学工作,小学阶段还好,无非是学员锐减,但初中生要上晚自习,这一市场几乎被“一网打尽”。

资本市场率先出现反应,“双减”政策颁布仅半个月,教育板块的市值已蒸发近万亿,新东方股价跌至2美元,高途跌至3美元,不少企业跌幅超过90%。资本市场的动荡殃及人才市场,裁员、撤职、降薪的阴霾笼罩在每一个教培老师头顶,挥之不去。

早在今年5月份,教培机构便刮起了强监管风暴,普通的教培老师站在了暴风眼上。2017年,丹阳毕业后入职猿辅导,成为了英语辅导老师,工资5000元,4年间,她从助教变成了讲师,工资也翻了4倍,高于同等水平下的同期毕业生,当然,她也见证了一个行业从辉煌到轰然崩溃。

5月份的监管风暴过后,丹阳所在的部门就经历了一轮裁员和降职,一些“续报”业绩不好的同事陆续被通知离职,她发现,自己的工作群人数骤减了约30%。丹阳虽然是这场风暴中的“幸存者”,但也伤痕累累。“续报”工作开展艰难,降薪成为必然,勉强支撑了两个月后,“双减”政策落地雪上加霜,退课的家长占了一多半,由于不让广告宣传,招生工作趋于停滞。但这反而让她松了一口气,“以前每天都在担心下一个会轮到自己,现在终于可以不用提心吊胆了。”

8月初,丹阳被通知离职,拿到了“N+2”的赔偿,在她看来这已经是比较好的结果。她说,“现在离开时机正好,如果等公司再拖下去,可能赔偿款都无法发放了。不过,我的社保和公积金都断了,从这个月开始我需要自己缴纳社保了,要去找代理机构,这是个很麻烦的事情,花费也不小。”

丹阳的经历只是万千教培老师的冰山一角,毕竟在明星教培机构,赔偿制度比较完善,而更多的是那些在小型教培机构挣扎的老师,他们可能“被逼”辞职,连赔偿款都没有,还要面对失业、无法还贷的困境。还有一些刚应聘上的应届毕业生,他们还来不及等到秋季入职便仓促失业了。

据相关新闻报道,“双减”政策发布后,高途计划裁员1.4万人,超过半数的员工面临失业,作业帮也开启大裁员,有的部门几乎一人不留,字节跳动更是将旗下的教育板块全部砍掉。除此之外,新东方、好未来、猿辅导、火花思维等多家知名教育机构,也正在进行大规模裁员。接下来,约70万教培机构将迎来“转行潮”,近1000万教培老师也不得不重新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

反思

事实上,从2016年到2019年,虽然融资在不断上升,但教培行业发展仍比较平缓,总体甚至处于亏损状态。但过去一年,疫情的黑天鹅给教培行业送上了东风,800个亿的资本入场,将教培行业的火越烧越旺。无底线的恶性竞争驱使家长迫于群体压力,将孩子送去教培机构,他们有些并非自愿,所以把教培老师当做服务员,希望赶紧完工,态度恶劣。就这样,苦读的孩子、焦虑的家长、忙碌的教培老师都被困在资本打造的疯狂转动的教培系统里,忍受着越来越糟糕的教学环境。

教育乃国之根本,通过资本运作教育事业,必定会成为政策精准打击的对象。“双减”政策下,从国家方向来考虑,对教培行业的打击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意在堵死教培机构的资本化运作,但这并不意味着要取缔所有教培机构。因此,不少教培老师悲观之余又心生希望,哪怕行业环境整体低迷,依然选择留下来观望。

吴帆是太原某线下教培机构的数学辅导老师,主要负责7~9年级,刚好在监管范围内。或许因为不是明星机构,且不属于线上平台,再加上太原还没有出台具体的落实方案,所以吴帆并没有太大的恐慌,周边同事纷纷离职,他选择留下来。在他看来,目前的教育模式下,学生和家长都想成为高考的胜利者,总会有提高成绩的想法,只要教育存在一天,就会有跟不上的学生,能帮助到这些孩子,就是自己作为教培老师的最大意义。

本该是教书育人的行业,如今却是一地鸡毛,作为教培行业中最底层的一环,吴帆做了反思。2018年刚入行,吴帆的工作是帮初中生辅导数学,老板为了多收钱,将一节课延长至3个小时,每节课上有40个学生,一个学生一小时80元。吴帆觉得学生太多,课时太长,不利于教学。但老板却说这又不是在学校,不必像班主任一样负责,这让吴帆感到很挫败。“作为一个老师,那一刻我竟然产生了怀疑,我现在做的这件事情到底有没有意义?”

在吴帆眼里,“双减”是一件好事。自7月以来,吴帆能明显感觉到行业的节奏在整体变慢。他认为,教育市场股价大崩盘以及教培机构的大规模调整优化,都在释放一个明显信号,那就是教培行业或许会回归理性,这是他非常愿意看到的局面。但毕竟这次的“双减”政策让整个教培行业经历了一次大地震,当收入锐减,工作被按下暂停键,即使乐观的吴帆也充满忐忑,作为学科类辅导老师,他接下来的教学工作势必会充满坎坷,转型迫在眉睫,“前路漫漫,既然留下来了,就要面对未知的风险。”

目前,如何在不违反国家政策下,继续生存下去,成为摆在所有教培机构面前的难题。吴帆所在的机构在暑期结束后将转做“校外托管”,并在周末和假期添加一些素质教育课程。在吴帆看来,无论行业和机构怎么变化,作为没有过多话语权的教培老师,“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初心不应改变。他说:“当越来越多的教培老师开始反思以前的疯狂,教培行业的未来才会有希望。”他相信,“双减”之后,资本被逐,不符资质的教师和机构被剔除,教育将会重新回归教育,而留下来的教培老师,将会得到更多尊重。

转身

截止到8月中旬,北京、上海、山东、重庆、浙江等多地“双减”政策具体方案出台,长春还在小学阶段施行放学时间推迟两小时的政策。面对这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家长喜笑颜开,仿佛看到了“学校托管教育”的希望,但教培机构的老师却陷入了恐慌。自己的容身之地越来越窄了,对此,有相当一部分教培老师决定彻底转身,与这个行业告别。“时代的洪流滚滚而来,我突然有一种渺小如尘埃的荒凉感,事不宜迟,我必须另谋出路了。”梦梦如是说道。

梦梦2018年毕业于某教育部直属师范高校,因为报酬较高选择了学而思,负责初中部语文辅导。在学而思,像她这样有学历、有资历的老师属于“香饽饽”,所以即使在这样的行业大整顿下,梦梦也没有被裁员和减薪。由于“双减”政策针对的是义务教育阶段,高中部暂时“幸存”,梦梦被转了过去,但她却高兴不起来。据她得到的消息,学而思可能会转型做“机构托管教育”“素质教育”或“成人教育”,留下来的员工可以选择继续跟着学而思开拓新领域,但梦梦对这一市场并不看好,所以大概率会自动离职。可是想彻底转身也没那么容易,考公、考研、做销售、出国留学、进私立学校、“一对一”家教服务……各番权衡利弊后,梦梦发现,她几乎无处可去。

在疫情和“双减”的双重影响下,教培老师们深刻认识到了工作稳定的重要性。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大部分教培老师将涌入考“教师编”的大潮。梦梦在考试大省河南,她报考了郑州某区的“教师编”,200多个岗位,报名人数已达到了近两万,竞争之激烈不亚于公务员考试。至于考研,梦梦则不报太大的希望,“毕业三年,我早已经把专业知识忘得差不多了,现在让我去考试,我肯定不行,更别说毕业生越来越多,我还不是应届生,上岸肯定困难。但我还是决定都试试,毕竟有一丝机会就要抓住,哪怕希望渺茫。”

实际上,梦梦还算年轻,站在职业生涯的起点,无论是转行还是考试,都来得及。而那些大龄的教培老师们,他们考试不占优势,转行没有经验,离开了赖以生存的行业和形影不离的学生,习惯了高薪的他们或将面临薪水和工作环境的落差,他们,又该何去何从呢?至于梦梦,她已经给自己想好了后路,如果考编、考公、考研都失败,她将转战短视频和直播领域,她觉得,这个当下正在风口的行业给了很多人机会,但她好像忘了,教培,也曾在风口。

当然,国家也考虑到了教培老师转行的困难。在“双减”政策发布后,北京市第一时间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了摸底,发现机构员工90%以上是35岁及以下人员,且80%以上为本科及本科以上学历。目前,北京专为这部分人才建立了就业服务矩阵,并储备了充足的岗位资源。下一步,北京将动态监测学科类校外培训头部机构用工风险,提早对接机构开展就业服务。北京的政策对全国有非常强的参考意义,这意味着,教培老师仍被视为宝贵的人力资源财富,他们新的职业出路,依然宽广而光明。

(文中丹阳、吴帆、梦梦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孟鹏婷】

视频推荐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