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1月26日
国际刊号:ISSN1004-3799 国内刊号:CN14-1155/G2 邮发代号:22-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单霁翔:守护故宫的创新者

2020年01月21日 来源:记者观察作者:王环环 浏览:0

2019年4月8日,65岁的单霁翔从故宫博物院正式退休。在任职的七年间,他通过一系列的改革和实践,让拥有六百年历史的故宫焕发出新的生机。举世闻名的故宫博物院因具有独特的创意而成为网红,同时,成为网红的还有单霁翔本人。

然而,荣光的背后,关于他的争议也从未停止。

在被问及“当故宫博物院的院长是不是战战兢兢”时,单霁翔满口附和,还主动加了一句,“如履薄冰”。

真正的英雄主义,是知而后勇

故宫的院长不好当,这在圈子里几乎是共识。

单霁翔在接受采访时曾说:“我们每一任院长其实都很辛苦,他们担惊受怕、殚精竭虑地来保护这些文物。”

比如,于1928年出任第一任院长的易培基先生,为保全文物安全,经历千辛万苦将国宝南迁。

再比如,单霁翔的前任院长郑欣淼先生在职期间做了大量工作,启动了对古建筑完整的修缮,清点故宫所有藏品;苦口婆心地将当时盘踞在故宫里面的13个外单位,一家一家地请走,正是有了他打下的基础,才有了今天故宫的辉煌。

2012年,一上任,单霁翔先是带着助理花了5个月时间绕着故宫走了一圈,1200座建筑,9371间房间,凡是门都要推开看看,光鞋就磨坏了20多双。

故宫,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古代宫殿建筑群;世界上收藏中国文化藏品最多的宝库;全世界参观人数最多的博物馆。

拥有如此多“世界之最”美称的故宫,单霁翔在具体“走访”之后,感到大失所望:“你说馆舍宏大,可是70%不开放;你说藏品丰富,可是99%都看不到;你说游客数量庞大,可是绝大多数都目不斜视从前门走到后门。这样,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博物馆。”

单霁翔决心改变这一局面。

在他的带领下,故宫的开放面积不断扩大,从一开始的30%,2014年开放到52%,2015年开放到65%,2016年开放到76%,2019年初已经达到了80%;许多长期封存于库底的藏品也得以重见天日。

为了保护这座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整的木质结构古建筑群,单霁翔杜绝一切火种,严令禁止在故宫里吸烟。

他在东华门外、西华门外和神武门外设置了3个吸烟区,还设置了一种专门灭烟头的垃圾箱。

当时人人质疑,觉得在故宫禁烟是不可能做到的,且不说游客,博物院还有400多烟民,回办公室抽两口,谁还能发现?

“可不敢抽!”一位故宫老烟民连连摆手,细数院长“罪状”:一个人吸烟,全部门扣奖金。从此,烟灰缸在故宫再无用武之地。

为保护古建筑及游客安全,2013年起,故宫禁止机动车穿行开放区域。

单霁翔说:“英国的白金汉宫、法国的凡尔赛宫、日本的皇宫,都不允许车辆穿行,这是一个文化尊严的问题!”

2013年4月,时任法国总统的奥朗德参观故宫。以前国宾、外宾来参观故宫,都是警车开道,车队直接开进午门,视为一种礼遇。

单霁翔提前到了午门,发现安保人员已经就位,很明显就是准备为车队开门开道的架势。单霁翔让人把午门关了起来,安保人员立马跟他急了。单霁翔说:“这是世界文化遗产,不能破坏!”安保人员立马向上报告,等了3分钟,等来了撤走的指示。

过了10分钟,奥朗德的车队来了。单霁翔站在午门前迎接,奥朗德总统就此下车,一路步行参观了故宫。

同年10月,李克强总理陪同81岁、时任印度总理的辛格参观故宫,有关部门向单霁翔提出能不能破例让腿脚不好的辛格坐汽车游览。单霁翔说:“奥朗德总统率先不坐车进入,这样我们的制度还是应该坚持。”

折中之下,从钓鱼台国宾馆借了电瓶车,让辛格总理一路乘坐参观。

自此以后,所有国宾、外宾再无例外。

年销十五亿的品牌神话

2019年2月17日的亚布力论坛会上,单霁翔首次晒出了账单:2017年,故宫文创的销售收入已达到15亿元,超过1500家A股上市公司的收入,且这一数据呈直线飙升之势。

临近退休的单霁翔交给了故宫,也给了自己一份满意的答卷。

最早故宫在尝试新媒体运作时,单霁翔是迟疑的。但互联网和社交平台带来的流行文化让单霁翔意识到,要让高冷的紫禁城文化飞入寻常百姓家,必须与时俱进,有所创新。

2013年开始,故宫尝试通过新媒体媒介技术,让藏品也能下载。

2014年,一组“雍正:感觉自己萌萌哒”的动图走红网络。图片以《雍正行乐图》为基础,其中的雍正帝或是松下抚琴,或是穿着武士服与猛虎搏斗,或是临河垂钓,再配合轻松活泼的文字说明。雍正帝一改往常严肃的面目,变得“萌萌哒”,如此强烈的“反差萌”,引起了年轻一代群体的关注。

同年,故宫文创又相继推出了“朝珠”耳机、“朕就是这样汉子”折扇、“故宫娃娃”……一系列带有故宫元素的文创产品让人们爱不释手。将“故宫文化带回家”成为了一时风尚。

流行起来的故宫文创产品,借着微信公众号平台、“故宫淘宝”将原本高不可攀的“宝物”变成了人们日常生活都能用到的产品,一把写着“朕知道了”的扇子、一卷“已阅”的胶带……就这样搭载电商平台“飞入寻常百姓家”。

单霁翔认为:“文化遗产保护,无法孤芳自赏,需要与民众平等交流,用平民化的方式说明自身工作的意义,为民众所理解。”

他十分注重挖掘文物藏品的内涵,主张将故宫自身的文化资源优势与人们的现实需求相结合。“很多观众参观故宫时就对我们宫门的印象很深,所以我们就把宫门做成了宫门旅行包让人们把对宫门的印象带回家。雍正的十二美人很有名,我们就做了美人伞,春夏秋冬都可以打。故宫日历,去年发行了68万册,今年做了英文版,销量可能要突破100万册。”

为了宣传故宫,单霁翔没少上节目。《国家宝藏》《朗读者》……能上的节目都上了,风趣诙谐的语言,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粉丝,观众亲切地调侃他为“隐藏的段子手”。

“终日奔波苦”的单院长,等来了一个好的结局:故宫“火”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故宫,喜欢故宫,愿意走进去了解它。

“万无一失,一失万无”

“单霁翔带领的故宫一味媚俗,远离了传统,对文物少了敬畏。”

“热闹非凡,却已千疮百孔,营销过头了。”

“孤高也不对,要亲近但是得引导,而不是一味迎合甚至煽动。”

……

在单院长“大刀阔斧”的改革之下,以往高冷的故宫变得“萌”起来,赢得了很多年轻人的喜爱。随之而来的,还有各种质疑与批评。

许多专家学者和网友表示,并不喜欢现在的故宫,认为它被过度商业化了。

随着故宫口红、故宫火锅的推出,关于故宫的质疑声越来越大,并在2019年正月十五的紫禁城上元之夜达到高潮。

紫禁城上元之夜是故宫博物院94年来首次夜间开放。在接到“把中轴线亮起来”的任务后,单霁翔大年初三把休假员工召回,花了4天设计,用了8天组装,前后仅用了12天筹备了“上元灯会”。

所有一线员工紧锣密鼓地投入其中,事后还是毁誉参半。

网络上的吐槽声此起彼伏,上元灯会被网友调侃为“单老根大舞台”,“灯光秀起来,像在故宫蹦迪”。

无处不在的广告更是让网友无法接受,比如入口墙上醒目的“上新了”属于广告商标——出自节目《上新了·故宫》——其专利所属机构为春田影视传媒;太和门上的“保国利民,光耀巅峰”标语被质疑是给中国保利集团、深圳光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两家企业广告植入。而这三家企业恰好是为故宫此次灯光照明及灯光布景提供支持的企业。

除了网友,故宫的工作人员也有些不满,有员工抱怨“一味取悦趋势,到底把员工放在哪儿了”,“拦得住法国总统专车,拦不住深圳一家小公司的广告植入”。

单霁翔的口碑受到了深深的质疑。

单霁翔曾说过:“我们说做一件事情要万无一失,这个岗位则是一失万无。9999件事做好了,一件事没做好,把文物损害了,对不起民族,对不起国家。”

人无完人,不可能让每个人都满意。故宫如火如荼的发展背后,争议和批评一直存在。

但好在,这些争议、批评并没有影响到大多数网友们对故宫的喜爱。

很多网友站出来反驳批评的声音:

“众口难调,迎合每个人的口味是不可能的,但不断努力在新的领域探寻和尝试,是以单院长为代表的故宫文博人最美的姿态。”

“故宫保守,媒体批评死板。故宫跟上时代了,媒体批评媚俗。关于改革,总有闲言碎语冷嘲热讽。单院长让故宫鲜活,让故宫重新受到瞩目,值得尊敬。”

2019年4月8日,单霁翔正式退休。但他与故宫的缘分,并未就此终止。

卸任一个月后,单霁翔被返聘回故宫,成为故宫学院的院长。(编者注:故宫学院成立于2013年11月4日,是单院长在任期间所设立的一所业务培训和教育机构,旨在培养故宫学者,同时也是全国文物博物馆系统的培训基地。)

这一次,他的工作重心放在了故宫的教育事业。“我们更多的教育活动是深入社区、深入孩子们。这些教育活动全是免费的,故宫教育不收费。为什么呢?这些孩子们从小在博物馆长大,将来一定是对我们中华文化是热爱的一代。我们大量的古建筑修好以后,也投向了教育,更多的观众、更多的同学们在这里能够学习、上课。”

未来,他希望“不断扩大开放的故宫博物院,成为一片人们生活中的文化绿洲”。


【责任编辑:范蓉】

相关内容

视频推荐

图片新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