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1月28日
国际刊号:ISSN1004-3799 国内刊号:CN14-1155/G2 邮发代号:22-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台湾偶像剧20年:从梦幻走向现实

2020年04月20日 来源:记者观察网作者:王莹 浏览:0

近日,一部电视剧《想见你》的迅速走红让淡出人们视线已久的台湾偶像剧重新受到人们追捧。从《流星花园》《泡沫之夏》《王子变青蛙》到《篮球火》《终极一班》《公主小妹》,曾经的台湾偶像剧经典不断。然而,从2011年开始,台湾偶像剧似乎一直在走下坡路,在偶像剧市场奔涌前进的潮流中被冲散。

timg

如今,台湾偶像剧触底反弹、打破常规,以全新的姿态出现在人们眼前,这是机缘巧合还是台湾偶像剧的二度崛起呢?曾经风靡一时的台湾偶像剧又是怎么从偶像剧兴起的快车道上脱轨的呢?这些还需要从第一部台湾偶像剧《流星花园》说起。

2001-2005横空出世,一时无两

2001年,风靡一时的台湾偶像剧始祖《流星花园》强势诞生,这部描写贵族学院内四大家族之后的F4与平凡女孩杉菜爱恨情仇的剧作一经播出就以平均收视6.99刷新了台湾电视剧的收视纪录,并一直持续到2005年。彼时F4的风潮席卷了整个亚洲,甚至还囊括了内地以及日本、韩国、菲律宾等地的收视冠军。

《流星雨》等歌曲传遍大街小巷,海报大头贴随处可见,更有学生直接穿上印有流星花园的短袖以及外套。这部剧不仅直接捧红了言承旭、徐熙媛(大S)等演员,“如果道歉有用的话,那还要警察干嘛”等经典台词现在还被大众津津乐道,可见影响之大之深。

借着《流星花园》的成功铺路,台湾偶像剧踏上了发展的快车道,彼时的台湾偶像剧还收割着“王子爱上灰姑娘”“玛丽苏”“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红利,一时间,《薰衣草》《超人气学员》《海豚湾恋人》《天国的嫁衣》《绿光森林》等作品走进荧幕,掀起了偶像剧的“甜蜜之旅”。

在数不尽的“霸道总裁爱上我”中,2005年由明道、陈乔恩主演的《王子变青蛙》以最高分段收视8.05打败《流星花园》的纪录,使台湾偶像剧到达了一个新的高潮,而明道也借着高冷霸道总裁形象成为人们心中的“教科书级霸总”。

和集大成的极致之作《王子变青蛙》完全相反的,是天马行空的校园剧《终极一班》。在一众以爱情为主轴的偶像剧里,《终极一班》是个异类。它有爱情成分,也有偶像团体飞轮海的横空出世,但它的内核却是异能行者之间的正邪对决。《终极一班》的成功打开了台湾偶像剧最强IP《终极》系列的发展之路,随之出现的《终极一家》《终极三国》更是带着“终极系列”越走越远。虽然《终极一班》试图创新,但在当时的台湾偶像剧中终归只是少数中的少数。

这个时期的台湾偶像剧是整个偶像生态中的组成部分,偶像、爱情剧、流行歌曲三位一体,徐熙媛、言承旭、明道、陈乔恩、飞轮海、SHE……一众明星都从偶像剧中一炮走红。

2006-2010百花齐放,星光灿烂

在长达5年的探索后,台湾偶像剧进入了5年黄金爆发期。这一时期台湾偶像剧爆发的原因在于其既有对固有公式的改良,又有突破框架的创新。

不同于台湾偶像剧刚兴起时对“玛丽苏”式爱情的执着,这个时期的台湾偶像剧开始着眼于现实的感情,使偶像剧更加贴近人们的生活。

2007年,《恶作剧之吻2》的播出打开了台湾偶像剧从“爱情”到“婚姻”的大门。《恶作剧之吻》系列第一部讲述男女间的喜欢和追求,第二部就上升到了对人生目标的追求和两人间互相影响、互相成长的爱情观塑造。不同于大部分偶像剧把重点放在叙述求爱过程,《恶作剧之吻2》开始去深挖大团圆结局之后诚实地面对婚姻的困惑,这是当时偶像剧里非常罕见的。虽然这一时期的偶像剧大部分都离不开“追求真爱”这一个终极目标,但创作者们通过人设、剧情细节等调整和变化,不断地为传统偶像剧创造新惊喜。

2009年,杨谨华主演的《败犬女王》首次与现实相结合,讲述了剩女的姐弟恋故事。同一时期的《命中注定我爱你》《下一站,幸福》均开始加入写实风格,不再拘泥于爱情的童话,开始贴合社会热点,加入独特的台湾乡土特色,更具多元化的风格设定进一步扩大了受众群体。

除了对爱情题材的不断进化外,这一时期的台湾偶像剧也开始了新话题的尝试。在反映校园暴力和谋杀等黑暗议题的《爱杀17》出现后,台湾偶像剧开始打破一直以来努力塑造的“完美”形象,开始将目光转移到社会生活中的“不完美”上。

在经过了进化、改良与创新后的台湾偶像剧种类开始多了起来,但谁也没有料到,如此繁荣过后,便是下坡路的到来。

2011-2015高光过后,日渐式微

2011年,在黄金10年的末盘,台湾偶像剧迎来了最后一次高光时刻。2011年,由林依晨主演的《我可能不会爱你》在金钟奖横扫包括最佳男女主角、女配、导演、编剧、作品和行销7个大奖,没有搞笑、哭哭啼啼的设定,更没有高富帅与白富美或是灰姑娘,颠覆性的小清新故事意外受到认可。

2011年,台湾偶像剧产出数量史上首次超过30部。在接下来的几年,尽管产出量一年比一年多,但口碑收视双收的偶像剧却几乎没有,在这期间台湾偶像剧开始走下坡路,逐渐淡出偶像剧市场。

在发展的快车道上,台湾电视剧的式微令人惋惜,但事实上,台湾偶像剧开启“黄金十年”时就已经潜藏着危机。虽然“黄金十年”里台湾电视剧盛极一时,但这十年在台湾唱主角的却是台湾的新闻台。据不完全统计,台湾有100多个电视台,300多个电视频道,这就导致会有一些制作粗糙、内容低俗的电视节目出现在观众面前,从而导致大量观众的流失。在这种情况下,台湾偶像剧的投入成本开始降低,较低的成本投入不仅导致偶像剧在制作上越发粗糙,难以满足观众的需求,同时造成“黄金十年”期间火起来的明星持续流失,再加上台湾偶像剧内容的创新力度不足,在多重夹击下台湾本土影视剧市场逐渐分崩离析。

与台湾偶像剧面对“内忧”的同时出现的还有“外患”。2011年以后,日韩偶像剧开始大量涌入内地、台湾市场,相比台湾偶像剧中大量对爱情的盲目追求,日剧则走的是写实风,9分神剧频出,比如2013年《LEGAL HIGH》,探讨胜利即是正义的话题;韩剧则不仅揭露现实,更喜欢将科幻、悬疑、爱情、喜剧等融为一体。在《请回答1997》《来自星星的你》《继承者们》《朝五晚九》等等热播剧的包夹下,韩流日流的狂暴态势吸引了一大批观众。

同时,在内地广泛、充分资源的吸引下,一大批台湾明星涌进内地,在内地高成本、高投资的配给之下,一些高质量的电视剧呈现在人们眼前,为人们提供了更多选择,在这其中更不乏《匆匆那年》《何以笙箫默》《杉杉来了》《花千骨》等口碑与流量双收的电视剧。

百花齐放之下,多面包夹,台湾偶像剧更难存活,在偶像剧市场也就更难有一席之地。

2015-2020转型升级,触底反弹

在沉寂了一段时间后,台湾偶像剧打破平静,再次溅起浪花。

2016年包括蔡明亮在内的八位台湾本土导演打造了“植剧场”计划,杨丞琳、吴慷仁、蓝正龙等影帝影后力挺演出,以爱情成长、惊悚推理、灵异推理、灵异恐怖为主题,一口气推出了8部作品,让台湾观众大快朵颐,堪称一次电视剧业内卓有成效的“温柔革命”。这其中的《荼靡》《天黑请闭眼》《花甲男孩转大人》收获了不错的口碑,在金马奖颁奖典礼上斩获颇丰。

在资金方面,Netflix、HBO、FOX、LINE TV大举进入台湾市场,制作成本和播出平台两大软肋一并解决。在内容层面,台湾从2015年开始实行内容分级制度,但直到2019年才开始爆发,内容宽容度的增加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着好作品的出现。

2019年,《我们与恶的距离》将新闻职业道德、原生家庭、家庭教育等诸多社会议题抛到台前,因为题材新颖再一次打开内地市场。随后在年末播出的被评价“从它开始,台剧有了超越韩剧的可能”的《想见你》使台湾偶像剧再一次被人们热议。相比无厘头的、毫无逻辑甚至改变历史的古装穿越剧,《想见你》在穿越时空上另辟蹊径,大玩科幻理论。该剧在保留台湾偶像剧的核心特色外,也拓展了台湾偶像剧的想象边界。除了永不过时的爱情主题,它也融合了悬疑元素与社会议题,丰富了剧集的可看性,也让这部剧具有强烈的现实属性。

经历了低谷后的台湾偶像剧强势归来,以现实主义题材为切口,直接从“傻白甜”转变为“暗黑系”,它们成功地告诉观众,台剧不再只有偶像玛丽苏,还有人性的深度与宽度。

2001年第一部偶像剧《流星花园》的问世到2019年末爆火的《想见你》,20年的时间台湾偶像剧从高光到低谷再到重新焕发生机,经历了几次转型的台湾偶像剧又开始为大众贡献出一部部令人印象深刻的佳作。在这其中,人们看得见的是台剧爆款的出现,看不见的是台剧转型背后的努力,摸索前进的台湾偶像剧正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重新开始,开启台湾偶像剧2.0时代。(刊于《记者观察》2020年第7期)


【责任编辑:范蓉】

相关内容

视频推荐

图片新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