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24日
国际刊号:ISSN1004-3799 国内刊号:CN14-1155/G2 邮发代号:22-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朱书盟春秋 墨韵漫天下

2024-05-23 17:07:23 来源:记者观察网作者:黄萍 刘玉林

探寻晋国文化,追溯汉字之源5月16日,全国第十三届书法篆刻展览(山西展区)专题学术特展“盟书墨源——侯马盟书文字艺术展”在太原美术馆圆满落幕。

微信图片_20240523151159

“侯马盟书”出土于山西侯马晋国遗址,先后发掘1500余片,其中600余片字迹清晰可辨。文字用毛笔写在玉和石片两种材料上,朱书量多,墨书少,笔锋清晰。玉形状以圭为主,石的形状以尖首玉圭为主,间有圆形。形似圭的玉石片长度32厘米至18厘米之间、宽度4厘米不等。这是目前考古发现最早的用毛笔手写的文字,是一批记载盟誓誓辞的文书。

微信图片_20240523151211

60年来,文物考古学界、古文字学界、书法界持续对侯马盟书进行考证、释读,进而进行史学研究和书法研究,一致认为:盟书对研究春秋晚期晋国历史意义重大,在古文字学、书法领域有不可替代的学术价值和艺术价值。

展览呈现出“侯马盟书”的独特魅力,文字古拙而灵动,尤其是高清巨幅图片的展示,视觉冲击力令人震撼。

盟书史料探赜仍继续

侯马古称新田,是春秋五霸之一晋国的晚期都城。盟书,是晋国的官方文体,是我国先秦汉字发展史的鲜活标本。侯马盟书自1965年被发现至今,对其释读始终是研究的切入点。早期由张颔、陶正刚、张守中三人小组进行整理,他们分工明确,从考释研究、科学发掘、文字整理与摹写展开工作,出版了《侯马盟书》一书。

微信图片_20240523151206

近几年来,盟书体热逐年升温,得益于侯马在深挖和推广晋文化方面工作扎实有序,先后举办了“晋邦之盟”侯马盟书全国书法作品展、“寻盟之旅”全国书法名家作品邀请展、张颔先生艺文展,以及侯马晋国古都博物馆的“盟誓春秋——侯马盟誓遗址主题展”暨“素翁六十年手迹展”,还有“纵横有象——侯马盟书与中山三器文字艺术展”……每一次展览的成功举办,盟书就会距大家更近一些。

此次大展前的2023年底,侯马又启动盟书的大规模宣传推介活动,来自各地的20余位专家学者就侯马盟书的推广和传承,发表真知灼见,为此次展览做理论准备……

展出最早最美的书写

4月30日,“盟书墨源——侯马盟书文字艺术展”如期在太原美术馆开展,引起社会各界关注。

展览的十余天,参观者络绎不绝,现代化设计的展厅和古老的文字艺术,二者完美结合,相得益彰。70余件展品以高清巨幅图片为主,有名家题词、盟书字表等考证手迹。

微信图片_20240523151219

两千多年前的文字是遥远而具体的,这些完整的文字反映了春秋晚期晋国举行盟誓的史实。

盟书的字里行间是静穆的,也是流畅的,这些文字形体极富变化,线条起收较为明显,大多通篇倾斜欹侧,散落均匀,呈现出一种活泼自如之状态。

微信图片_20240523151228

走近盟书,辨识古老的文字。展览现场有丰富的技法解析内容,全面解读盟书文字的艺术风格,包括一“何以晋国---地域盟辞篇;二“古文蝌蚪——书体笔法篇”;三“纵横有象——结字风格篇”。全面展示了侯马盟书文字形体或端庄、或恣意、或朴茂、或紧密,呈现不同的审美样态。

晋国古都博物馆馆长高青山表示:“自2014年侯马盟书文化研究会成立以来,每年都会举办各种形式的展览,如临摹展、四次全国盟书书法艺术邀请展、六次侯马盟书历史价值及盟书书法艺术价值学术研讨会、及盟书底片放大展览及巡展、2021年和河北省共同举办‘中山三器——侯马盟书艺术展’分别在河北博物院、侯马晋国古都博物馆、临汾博物馆展出,同时加强与山西师范大学书法学院的联合,充分发挥高效丰富的人才资源,对侯马盟书进行考释。通过不断地推进研究与宣传,在晋文化600余年的历史长河中,侯马盟书从过去仅侧重历史和考古到目前已在书法艺术已在中国书法史占据了重要的历史地位,盟书已成为晋文化及中国书法发展史中不可或缺的一张响亮的文化名片”。

盟书书法总集面世

展览期间,《侯马盟书书法总集》一书正式面世,这本设计古朴典雅、厚重大气的书法集由侯马晋国古都博物馆、山西师范大学书法学院、上海书画出版社三家联合出版,此书一经首发即受到各界关注,是为书法界借用考古材料进行创作的极佳范本、对古文字研究意义重大。

微信图片_20240523151242

据介绍,盟书出土近60年以来,其主要图版资料出版过三次,均以文物考古为出发点。这次,上海书画出版社是从盟书的书法艺术价值出发。从出土650余件可识读“盟书”中遴选出300件,全书397页,1500余单字,最高230倍实物放大,这些直接用毛笔书写的文字,被高清的图版全面呈现,不但可以看到当时书法的形体和风格,也能看清书写者的行笔轨迹,字的笔画、结构及整体布局安排。

首发仪式上,上海书画出版社原社长王立翔介绍了出版情况,他认为,作为我国至今发现成体系的最早手写朱(墨)书文字,侯马盟书对中国文化史、文字史与书法史的研究具有不可忽视的地位。此次最新出版的《侯马盟书书法总集》充分利用现有的学术研究成果和当今最佳出版制作条件,以历史与当代、文字与艺术两个互补的维度对侯马盟书进行全新探讨,相信对构建盟书多角度、跨学科研究,对盟书与其他战国文字的比较,对书法的经典化、当代化的问题探讨等方面将发挥重要作用。


专家学者观点

文字学和历史学专家宋镇豪:

中西部地区包括三晋、虞、虢的晋系书法,受宗周书风影响较深,书体浑圆婉润,体势纵长而稍逊齐系,代表性金文书法有晋公盖铭、子犯编钟铭、栾书缶铭、赵孟介壶铭、智君子鉴铭等。晋系书法墨迹今所见主要有温县盟书和侯马盟书两批,是玉石片上的朱书、墨书文字,内容为盟誓载书。据《周礼·春官·司盟》云“盟载之法”,郑玄注:“盟者书其辞于策,杀牲取血,坎其牲,加书于上而埋之,谓之载书。”……两批盟书出于多人手笔,书风不一,有的字形修长,圆劲工整,笔势稳健,与晋系金文大篆同,也有的字形扁平,字势横斜长方不拘,渐开早期古隶端绪,用笔率朴恣肆,节奏明快,好用侧笔,变曲为直,迅捷掠出,线条头粗尾细,提按分明,弧曲收锋,即晋卫恒《四体书势》所谓“古文科斗书”。

摘自《先秦秦汉时期的墨迹书法》


安徽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何琳仪:

晋系文字内涵相当广泛,不但韩、赵、魏三国属于这一系,而且中山国、东周、西周、郑、卫等小国文字也都属于这一系。一则因为这些国家文字的结构和风格都比较接近,二则是因为某些品类文字,诸如传世古玺、石器上的文字,也不便于确切地归属于某国。

摘自《战国文字通论》


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陈松长:

侯马盟书的字体属于六国古文,它只是六国古文中的晋系文字而已,它与楚系文字同属于六国古文的范围之内, “文字的差异不大”。但这种文字并不能与“大篆”随便划在一起,更不能将它跟篆书混为一谈。当然,陈梦家所谓“许慎《说文解字叙》 说七国‘文字异形’乃是夸大之辞”的说法也并不准确。其实七国“文字异形”的现象是很普遍的,这不仅是六国古文中各系之间有“文字异形”,而且秦系文字与六国古文中的文字差异还是很大的。现在大量出土的秦系简牍文字与六国古文的文字形体差距甚大,这已是作战国秦汉简帛文献研究者的常识。陈先生如果能看到现在所大量发现的战国秦汉简帛文字的话,他也许会对许慎的说解再进行全新的考证和解释。

摘自《侯马盟书的字体性质琐议》


山西大学教授姚国瑾:

姚国瑾

“侯马盟书”属于春秋晚期晋系文字中的书写文字。王国维言秦用篆书,六国用古文。上世纪八十年代及以后所发现的楚文字都是战国时期的,唯有《侯马盟书》属于春秋晚期,但他们都属于古文体系。所以可以放在原始的古文书法一脉来考虑。《三体石经》以前的古文都是这个体系,包括西晋出土汲冢竹书。卫觊、邯郸淳写的就是这种原本的古文书体,时人称之为蝌蚪文。《三体石经》是经过改造的石刻古文,也称传世古文。它的形体已经不具原来的蝌蚪模样,而是古文字构、悬针笔法。敦煌发现的唐抄本《说文解字》和日本所传抄本《说文解字》,虽属小篆,但是悬针笔法,和所传秦李斯四山刻石及东汉《元安碑》《袁敞碑》线条决然不同。只有唐《碧落碑》是古文构字、玉箸笔法,和《三体石经》反其道而行之。宋以后古文,虽拟蝌蚪之态,但与《三体石经》一脉相承。所以要对原始古文书法和《三体石经》以后的传世古文书法进行综合研究,从古文书法的笔法、构字、形体演变、风格特征入手,全面掌握古文书法的创作规律,《侯马盟书》是最基本的材料,也是最初始的材料。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临汾市晋国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田建文:

田建文

不同时代,不同的书写工具,造成每个时代不同文字特征。如同甲骨文、金文、简牍文字一样,侯马盟书也应当视其为春秋时期优秀的书法作品。既然侯马盟书为春秋时期优秀的书法作品,就需要我们吸收、弘扬和传承、创新,那么弄懂和领会“返璞归真、触类旁通、肆意张扬”的盟书体,势必成为一种精神的力量。有了这种力量,创作成更多、更好的“盟书体”新作品,水到渠成。

今天,文字随着现代生活的进步而变化到一个电脑键盘时代,而这个时代使文字变成书法艺术,那么我们不仅要适应新时代,还要成为新时代的领航因为我们深知:只有百花齐放,才能担当时代使命;只有推陈出新,才能传承中华文明。


山西省晋文化保护传承创新促进会副会长、山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吉琨璋:

吉琨璋

侯马盟书是指晋国晚期都城新田(新绛)遗址中的祭祀盟誓遗址出土的文字资料和文物。祭祀盟誓遗址的位置位于浍河右岸的秦村一带,这里距离当时的晋国都城群牛村古城、平望古城、台神古城及程王路庙寝建筑群有一定的距离,又无人迹,是理想的迎神、降神、祭祀、盟誓场所。

先秦时期,祭祀是国家政治生活的头等大事,“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侯马新田遗址七十年的考古发掘,发现了十多处祭祀遗址,祭祀坑多达数千个,祭祀对象不同,功能各异。

春秋时期盛行结盟,各势力间经常举行盟会,盟会必要盟誓,盟誓分诸侯国之间的国际盟誓和诸侯国内的国内盟誓,形式是将盟誓内容用朱砂或者黑墨书写在玉石质地的玉石器或者玉石片上,玉石器有圭、简、璋等,是为盟书的载体,在一定的仪式后将这些玉石盟书连同牺牲埋入坎中,达到告天告地目的,祭祀、盟誓功能兼具,新田遗址数千个祭祀坑出有盟书文字的地点目前仅此一处。

侯马盟书内容记录了晋国晚期国内的政治形势,以赵氏家族为主,涉及到十多个大大小小家族,关于发生的时间和涉及到的历史事件,学界存在争论,或认为是赵简子当政时期的晋国卿族间斗争,或认为是赵襄子之后赵氏内部的权力斗争,前后相差约半个世纪,都在晋国范畴,毫无疑问,盟誓是晋国官方行为,盟书也代表了晋国当时的最高水平,因而,其文字艺术,应该是晋国文字艺术的反映,放眼同期诸侯国的考古发现,侯马盟书无疑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价值,对侯马盟书的研究,则需要多角度、全方位的研究,用历史的眼光,加入科技手段,相信以后会有更大成果。


山西师范大学书法学院理论教研室主任、临汾市晋国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杨二斌:

杨二斌

在全国第十三届书法篆刻展在山西举办的背景下,《侯马盟书书法总集》的出版与“盟书墨源——侯马盟书文字艺术展”的举办,可以说是对于侯马盟书研究与推广的大好时机,是数十年难得的一次机遇。通过这次出版和展览的举行,侯马盟书的历史文化地位、古文字地位与中国书法史地位得到中国当代专家学者的一致认可与前所未有的肯定。


侯马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王雨生:

王雨生

这次我们借助十三届国展的这个东风,通过“盟书墨源”侯马盟书文字艺术展的成功展出,把侯马盟书的书法艺术魅力全面展示给全国的观众,让全国各地的书法家和书法爱好者深入了解侯马盟书。尤其是成功举办高规格的学术研讨会,国内知名专家从侯马盟书的文字和书法等方面都给予了高度评价,更加确定了侯马盟书在文字学以及中国书法史上的重要地位。相信《侯马文书书法总集》的出版发行,将会带动更多的专业人士和书法爱好者深度关注,将侯马盟书的学习与研究推向一个崭新的阶段。


晋国古都博物馆馆长高青山:

高青山

本次“盟书墨源-侯马盟书文字艺术展”是我们经过多年沉淀和积累结出的硕果,本次展览体现了几大特点:其一,成体系且篇章完整的软笔朱书文字,得到了古文字界及书法界的广泛认同。其二,本馆与山西师范大学及上海书画出版社联合出版了《侯马盟书书法总集》,充分利用高科技手段对所有图片进行高倍电分扫描,图片清晰度超过了侯马盟书的前三版,得到了中国书法家协会及广大专家学者的一致好评。其三,召开了侯马盟书书法艺术专家对谈,中国古文字研究会会长、侯马盟书研究会会长吴振武;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会长叶培贵;中国古文字学家岳麓书院副院长陈松长等国内知名专家,对侯马盟书的历史价值及书法史上所发挥的重要作用进行了论证定位。其四,本次“盟书墨源——侯马盟书文字艺术展”本着高规格策划、高质量布展,既要表现晋国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又要充分展示侯马盟书的书法艺术特点,既对盟书的内容进行分类,又对侯马盟书的书法艺术特点进行了归类梳理,并拍摄了专题片全方位介绍演绎侯马盟书,同时设置了盟书体篆刻打卡地以及多种文创产品。展览从4月30日开馆至5月16日共接待参观者4.2万人次,观众兴致高昂、现场人头攒动,展览受到一致好评。

侯马盟书的宣传推广前景光明,下一步拟定于在中国古文字博物馆巡展。之后,再向各大博物馆进行巡展及学术交流,让侯马盟书这一文化名片走向全国,步入中国书法殿堂。

【责任编辑:关俊龙】

视频推荐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