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24日
国际刊号:ISSN1004-3799 国内刊号:CN14-1155/G2 邮发代号:22-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二爹划龙船

2024-06-07 17:05:19 来源:记者观察网作者:周高东

我二爹也就是我爸爸的弟弟,大名叫周云宝,小名榜安,水性极好,端午节划龙船好多年。在我的印象中,从我记事起,二爹每年都会参与划龙船。

我家住在安康市汉滨区早阳镇早阳村,位于汉江边上,汉江河水从我家门前流过。一江清水供北京,这江水养育着中华儿女,也孕育出灿烂辉煌的汉水文化,划龙船便是极具汉水文化特征的安康风俗文化。

那是我小时候,大概几岁已经不记得了,一个艳阳高照的午后我去江边放牛,还没到河边,就看见我二爹周围,围了好多人,我便也围过去看看他们在干什么,当我过去时,看见二爹站在人群中给大家讲解划龙船要领,我才知道端午节又快要到了。二爹讲完划龙船的理论后便让大家上船进行实战练习,二爹站在船头击鼓并指挥,纠正船员们在划龙船过程中的不足,一会儿帮船员纠正划桨姿势,一会儿让他们掌握好划桨节奏,同时还要指导船员们要默契配合,呼吸均匀,避免缺氧,身心放松,避免过度劳累。

端午节午后,大家相约来到汉江河边,那时候我们村只有三条船,而且船大小不一,二爹把训练好的船员进行分组后,三组同时进行比赛,年龄大的带领妇女儿童在河边观看加油,那时候村里人很多,很少有人外出务工,看划龙船比赛的人也特别多,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咚咚咚”的鼓声一声紧似一声,声声催人奋进,划桨的尽情发挥自己的力量,乘风破浪,奋勇前进;观看的人们加油鼓劲。

在欢声笑语中,划龙船比赛一轮一轮地进行着,那时候赢了也没有奖品,输赢都不重要,但是大家都很开心,享受的是划龙船比赛的过程。只要参与过、努力过、奋斗过,心里就会感到慰藉,得到欢乐。如果大家都过于注重结果,而忽视了过程,就会失去原本属于自己的快乐。就这样划龙船比赛进行到傍晚,即使比赛结束之后,很多人仍意犹未尽,故而还要再划几次,更多的是划手们相互交流技艺,也许就只为图一个乐子。我们村的端午节每年都这样热闹,我的童年也这样快乐的度过着。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城镇化进程的加速,村里外出务工的人逐渐增多。2000年安康市举行了第一届安康龙舟节,2001年我也去上大学了,我们村端午节划龙船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很少看到大家划龙船了。后来大家经济条件好了,在安康城里买房的人也越来越多,我二爹他们家也在城里买了新房子,我们村再也没有划龙船的了。二爹便被邀请去参加安康市每年一度的龙舟节比赛。2006年我大学毕业后于旬阳县医院参加工作,由于医疗工作的繁忙,有事了也只是和二爹电话沟通,很少关注二爹划龙船,惟有端午节偶尔在电视上看见二爹参加龙舟节比赛的镜头。

2015年我调回安康市人民医院工作,同时在安康也买了房,离二爹更近了,二爹经常邀请我和爱人带孩子们去他们家吃饭,经常也聊一些他们划龙船的事情。二爹说:“安康的先民很早以前被称为汉水巴人,巴人生性乐水,善驭舟。我们周家的祖先周富豪以前是开染坊的,经常驾船运输布匹、染料等货物,驾船的一般水性都好,端午节都会组织村民进行划龙船比赛,所以我们后人生长在这汉江边水性都很不错,大部分都会划龙船。”席间也会聊一些龙舟队员之间的趣事,气氛热烈而和谐。

去年端午节假期,我带着孩子们去汉江边游玩,安康中午的太阳灿烂却不毒辣,汉江的水绿不见底但绝不混浊,安康人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但绝不单调、枯燥,安康人划龙船有趣但绝不张扬。“砰砰梆,砰砰梆”只见龙船上划手们划桨的频率和鼓点保持一致,多条龙船在汉江快速航行。大女儿老远就看见我二爹在汉滨区代表队的龙船上,她拉着我的手喊,快看那是二爷爷在划龙船,我顺着女儿手指的方向望去,看见二爹坐在船边的座位上,身体稍微前倾,双脚平稳的放在船底,双手握住船桨和船员们整齐一致的划桨,领桨手敲着鼓并喊着号子,二爹和队友们默契配合,保持稳定的姿势,龙船快速行进。龙船快靠近我们时,发现二爹的衣服都汗湿了,只见他握桨的手指自然张开,手掌紧贴桨柄,拇指和食指夹住桨柄,中指和无名指放在桨柄下方,桨叶完全插入水中,用力拉桨后,龙船就像离弦的箭快速前进,几秒钟后二爹所在的龙船离我们已经很远了。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汉江是宽博的,是美丽的。我喜爱汉江的静溢,凝望太阳下的汉江,那么的平静,那么安详。我爱二爹,他像太阳一样温暖着我们,也像汉江一样默默无闻的照顾着我们。今年,年近花甲的二爹最近在紧锣密鼓的训练,准备参加第二十四届龙舟节,希望二爹将这一民俗文化继续传承下去,让我们乘着传统文化的龙船,扬起出彩风帆。

作者简介:

周高东(1985--)男,陕西安康人,主治医师,药师,本科,学士学位。研究方向与专长:胃肠疾病;胰腺疾病;重症肝炎与肝性脑病对脑部结构代谢的影响。

【责任编辑:关俊龙】

视频推荐

图片新闻